对于一个喜欢电影的人来说看剧会觉得是一个很探险的事儿,总是怕它们名不副实浪费时间,娱乐的时间就那么多,看剧是要牺牲看电影的时间的,今年看电影的时间本来就减少了,但还是刷了几部剧:

《龙岭迷窟》豆瓣8.3
《我的恐怖妻子》豆瓣9.1
《隐秘的角落》豆瓣8.9
《沉默的真相》豆瓣9.2
《谁是被害者》豆瓣8.0

《龙岭迷窟》不用多说,我是盗墓迷,只要不是那种网大或一看主演就知道是烂片的,《鬼吹灯》相关影视剧都会追,而近两三年企鹅影视出品的《精绝古城》《黄皮子坟》《怒晴湘相》都极为符合原著,主创水平非常稳定,良心啊。可以这么说腾讯视频年费会员就是为它们充的。

《我的恐怖妻子》是一部16年的日剧,今年抖音炒火了。前几集很像大卫·芬奇的《消失的爱人》,整部剧都在玩儿无限反转,是一个由大俗到大雅的过程。悬疑剧就是这样,如果你发现故事总是会反转就失去了意义落入俗套,但是反转那么多次却还保持着它对你的吸引这本身就很成功,它必然是影像,情节,台词等有着过人之处甚至与你产生了共鸣。

《隐秘的角落》人物刻化的真的很好,每个人都让人爱恨交织,小演员完成度也高,表演是一个既靠练习也很靠天赋的职业,我不惊讶于孩子们的表现,把他们等同于成年演员就可以了。建议大家看的时候注意演员们的表演,去感受人性的复杂。尤其是张颂文,也算大器晚成,属于演什么是什么那种类型,参考电影《风中有朵雨做的云》,以后肯定有他的一席之地。

当我知道《沉默的真相》中的严良和《隐秘的角落》以及三年前秦昊演的《无证之罪》里的严良是刻意写成1人的话,我还是很惊喜的,也很期待作者紫金陈欲打造的“严良宇宙”,一个大IP跃跃欲出。做为一个阅片无数的老男生看《沉默的真相》前两集就猜出怎么个走向,因为它太像《大卫·戈尔的一生》了。但的确不妨碍它的分最高,因为即便是抛开这个真相,光是江阳,候贵平,朱伟等的悲剧人生就足够有张力了,那不仅仅是正义与罪恶的斗争,更是个人与世俗的抗争,人见犹怜,同时又振奋人心充满力量。

我最喜欢的却是这里分数最低的网飞出品的台湾剧集《谁是被害者》。这部片的槽点还是挺多的,比如除了林心如,其它演员都可以演的更好或是换到更合适的人演;东南亚地区的执法人员不知道是为了反讽还是现实就是这样,都描述这么的不靠谱(太多电影都有这方面的问题),他们如果很蠢,悬疑剧情就像是倒推,逻辑上是立不住的;鉴识相关的真是“犹抱琵琶半遮面”,2020了都还在讲很基础的证物推理,让人代入不进去。这可能也是分低的原因,但是推理片有逻辑争议是正常的,我们不必鸡蛋挑骨头,从宏观上看这部电影它是有极高的教化意义的。

首先是案情的设定,这个非常触动我,自杀的人先看到自己替身替自己自杀的结果,满足心愿后再帮助下个自杀的人完成替身自杀,这是一个很符合人性的闭环,在最后林心如与许玮甯在监狱里对话做了深层的探讨,我们在社会性死亡后或因为不公,疾病,愧疚而精神崩溃无法面对生活的时候,是选择死还是选择生,无关是非对错,留给人意味深长的思考。全世界每年有大概80万人死于自杀,每40秒就有一人死于自杀,这是一个很严肃的社会问题。

再就是,很多悲剧,我们有时既是受害者也是加害者,张孝全饰演的方毅任,是整个连环自杀案的间接推动者,但同时他又是一个严重亚斯伯格症患者,整个剧我都很为他揪心(虽然没太演出来那种感觉),他是个很悲情的人物。他的病无法让他与常人一样传送爱与关怀,这是根源,他自己也深深的处在痛苦之中。让我想起阿尔兹海默症(老年痴呆)都是让亲人和朋友深深痛苦的疾病。

所以说《谁是被害者》更多的是超出悬疑剧本身,而是直指人内心的世界:我们如何与自身相处,如何看待他人,如何自洽价值观。

2020年并不轻松,今年的光影世界受大疫情的巨大冲击,空白之中也非乏善可陈。发现那些好的电影推荐给大家,哪怕是只改变了一个人,也都是让世界变的更加美好,这就是电影改变人生的意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