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本书的盛名,在我看来却是难副。

不由想起马未都《嘟嘟》片头的一句话“历史没有真相,只残存一个道理”。

每当和别人讨论历史时,我总尽量立正闭嘴,一是因为才疏学浅怕丢脸,二是对史人言行以自己的学识阅历来评断总觉得浅薄不堪。